CBA

苍天的游戏 第十三章 遇袭

2019-10-12 21:2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天的游戏 第十三章 遇袭

午后的丛林弥漫着一股慵懒的气息,让人不由产生出一股昏昏欲睡的冲动。

呼延濂靠在火堆旁,听着两个女人低低的絮语,不知不觉间竟是睡了过去。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呼延濂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尖叫,还有男人的呵斥声。

呼延濂想要睁开双眼,却猛然发现眼皮沉重的有如千钧。

一股冰冷的凉意将他全身包裹,正顺着毛孔向他体内侵入,他能感觉到,这股气息在疯狂的摧毁他的生机,但他却无能为力,短短一瞬间,无数念头在他脑海之中急转。

是谁想要害他?

是三号吗,他的嫌疑最大。

从在鬼林之外,三号便在不断的鼓动着他放弃护卫,鼓动他只身进入这凶险的鬼林,还鼓动着他将人都分了出去。

从这点来看,似乎是三号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动会。

但是,如果真的是三号要除掉自己,那么,动机是什么呢?

他已经取得了自己的信任,完全可以冒充一个术士,然后将所有人逐一减除,他这样不惜暴露身份来对付自己,又能获得什么好处。

除非,自己掌握着什么重要的线索,不然这些鬼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对自己动手。

如果不是三号,那么会是九号那个像鬼的老女人?或者,那个一直故作柔弱的八号。

刚刚听到的那声尖叫,是女人发出来的,而且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若是这么看的话,年轻女人应该也受到了袭击,在场害了自己还能够对八号动手的似乎就只有九号了。

但是,也不能排除,八号害了自己,却故意装作受到攻击的样子,往九号身上泼脏水的嫌疑。

这样想来,两个人就都有嫌疑了,自己还是大意了,仗着有家传的武学功底,竟然就这样涉身险地。

呼延濂心中不由得自嘲一笑,没想到这么早就需要用到护身桃符了。尽管在太史家送来关于鬼林情报,他决定亲身前往搜寻线索的时候,就做了这个准备,此时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灵不灵验。

身体渐渐变冷的呼延濂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人捏开了,随后,一股热流沿着喉管流入体内,转瞬间便向着四肢百骸散发开来。

那入侵他的寒意有如冬日的冰雪遇到了沸水,嗤的一声便消融的一干二净。

密密麻麻的汗水从呼延濂的额头冒出,沿着他年轻的面庞流下。

某个瞬间,仿佛落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呼延濂猛地睁开了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道很浅却很温暖的黄光罩在他的身上,为他驱散着夜的寒意。

“大人!”

三号的声音从一旁响了起来,呼延濂抬起头,有些吃力的撑起身子。

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上那层朦胧的黄光在不断的驱赶着自己体内的寒气,而伴随着自己的苏醒,那寒意消散的更快了。

从空地可以直接看到天空,太阳已经西落,明月高升,呼延濂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

雾气依旧朦胧,鬼还在人群之中,但到底是谁呢?

目光在身周扫了一圈,人似乎已经齐了,点了一下人头,少了一个。

“大人,刚刚鬼袭击了您!幸好九号出手

,不然这次……”

三号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其中蕴含的意思,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清楚。

“九号?”呼延濂喃喃,就是那个长的像鬼的女人吗,原来她是好人啊。

九号老妪始终低着那张苍老的面庞,听到呼延濂喊她,也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那这样来说,九号应该就是太史家主信中所说的,猎鬼,医魄,唤魂中的医魄,那个炼金术士了。

医魄手中有两瓶药,一瓶阳气散,一瓶阴气散。

刚刚自己应该是服下了阳气散,这样来看,有嫌疑的就是八号了。

“刚刚,我睡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呼延濂面容有些憔悴,那刺骨的寒意对他打击有些大,现在的情况,他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推理到底谁会是鬼。

这次的教训,足以让他下次放弃独自涉身险地的想法。

环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有些沉默,呼延濂不得不指了指三号,示意他先开口。

三号想了一下,开口道:“大人,从您分配任务之后,我们就都去了林子里,我和七号离开不久后,七号就说要方便,就离开了我的视野。”

“没过多久我听到空地这有尖叫声,我就连忙赶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发现大人您躺在地上昏迷过去了,九号和八号站在火堆后面,一号二号和四号则面向林子的方向一脸戒备的站着。”

“由于担心有鬼混在我们之中,从始至终我们没有交流过,毕竟大人您还没醒过来。九号表明了身份,所以我们才会让她去救您,然后没过多久五号和六号也回来了。这就是我知道的。”

“都说一下吧,把你们知道的都说一下。现在看来,如果不能把所有人的信息汇总到一起的话,这几只鬼还真不好对付。”呼延濂又指了指九号,示意她继续发言。

“我是太史家主请来的炼金术士,代号叫医魄。刚刚用了一瓶阳气散救了大人,”

九号老妪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有种树叶与树皮摩擦的错觉,让人感到有些难受。

“这瓶阳气散蕴含着充足的阳气,帮大人抵御冤魂的攻击不过是消耗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部分足以保护大人不受冤魂的袭扰。”

“不过却是有一个例外,若是生人,自身的阳气与这灵药的阳气相冲的话,将冲散这股阳气。”

“到时候,冤魂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大人了,所以大人还是要小心。”

“我知道了!”呼延濂点了点头,目光落到八号的身上,“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八号是那年轻女人,此时仍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听到呼延濂的话,脸色一红,随即便是一白,踌躇了半天却没说出什么来。

“你为什么要尖叫?”呼延濂双目紧盯着八号,直觉告诉他,这里似乎就是一个绝佳的突破口。

“我看到七号了!”八号的声音带着些许恐惧,似乎回忆起来,便令她感到害怕。

呼延濂紧盯着她,那威严的气势整个的压在了她的身上,皇家书院学来的精髓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终于,在强大的心理压迫下,八号几乎是崩溃的喊道:

“他就站在那,满脸是血,一脸诡笑的看着我!”

“他,他什么都没穿,是光着身子的!”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南京新协和医院在哪个区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南京新协和医院在哪块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