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将门毒女 第三十六章我呸

2020-01-16 22:5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将门毒女 第三十六章我呸

6

这肃王府门前站着的两个人的确不是别人,而是之前一直在汴城访亲昨晚城门临落时方才回城的安老夫人段氏,而身边的女子正是同段氏同行的安家大xiao姐安卿玉。

昨日日落时分回到府上来的段氏一回到自己府上就晓得了苏氏被罚一事,苏氏一贯会做人,对于段氏那可是当自己的亲娘一般的照看着,所以一回到府上段氏听闻安晋意断了腿而苏氏已经去祠堂思过两日了。

段氏一听到这事就心疼地将苏氏从祠堂里头领了出来,问清楚了缘由,虽在听到得罪了庆王府的时候,段氏也有几分气恼,可看到苏氏跪在自己的面前诚心诚意地同自己告罪,又说自己实在是被气昏了头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段氏一贯疼惜苏氏的四个孩子,将心比心,段氏想到如果是自己的儿子这样被害了只怕自己做的比苏氏还要过上几分。

且事已至此,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再计较些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的,段氏往日里头虽说并非同舒太妃十分的交好,但是也曾在几次宴会之中遇上过,念着自己也算是个人物这一大清早的就带着安卿玉上了庆王府的大门,说是听到舒太妃微恙,特来拜见,这托的不过就是一个借口,实际上就是来给自己找一个台阶,想要同庆王府重修于好来了。

段氏是将自己抬到了高的地位,想着自己将军府的老夫人,身上也是有着一品诰命的人这样伏低做xiao来了,就算舒太妃心中有怒,这面上也应该请了人进去坐上一坐的。

不曾想,舒太妃这几日都因为自己的病症而有些焦躁,心中郁结。又加之昨日素问说的那一番话,虽没有同那些个病入膏肓的人一般要死要活的,可多少还是有些对死亡的畏惧。沈管家这事已经是犯了舒太妃的大忌,她曾对周管家提點过,若是安家的人再来,就托病不见,晾上一晾。

沈管家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周管家自然是记得仔细,半點也不敢怠慢,眼下见到安家的人来访,这面上是带脸色笑,一派的管家做派:“安老夫人来得可是不巧,舒太妃这两日身子不适,不见客。”

段氏也已经是一个人精一般的人物,哪里不知道这周管家说的这些还不都是一个借口,这请示一声都没的,想来也是应该舒太妃下了什么指令才对。

段氏心中有了几分的气意,不等她开口,安卿玉倒是先开了口,这声音柔软的似三月里头扑面而来的风,她道:“正是听闻舒太妃身子不适特来探望,老夫人这刚从汴城回来,带了一些个滋补的东西想孝敬太妃娘娘,还请管家通传一声。我同老夫人只是同太妃娘娘请一个安便离去,绝不打扰了娘娘的清修。”

安卿玉说话婉转,说话间段氏身边的一个婆子已经将满满鼓鼓钱袋子硬塞进了周管家的手上,周管家掂量掂量了手上的钱袋子知道里头银子不少,这舀人手短,又看了一眼那人比花娇的安大xiao姐一眼,心中琢磨着,安大xiao姐一直是美名在外,这命格据说是极好,舒太妃日前对安大xiao姐也是赞誉有加的,这……

周管家这心思微微一动,却听见一声咳嗽,这咳嗽突如其来,一下子打断了周管家那一點點xiao心思,这一抬眼看去,周管家是什么心思都是不敢有了,立马将刚刚还想着往身后藏去的钱袋子又重新塞回到了那婆子的手上。一张老脸笑得像是开了褶的大菊花一般迎上了前。

“素问姑娘你可回来了,今儿一早不知道打哪里飞来了一只喜鹊在院子里头直叫呢,我就猜着您今日一定是会来了府上的,太妃娘娘还特地交代了xiao人在这门口等着,您一来就请您进门。”周管家那一番话说的是谄媚无比,领着素问就是要往门里头走,“素问姑娘可是取到了所需的东西了?”

周管家这判若两人的礀态叫段氏当下心中有些愤然,又听得素问这名儿,见她带着一头黑虎,当下就知道眼前是是这个女子就是伤了自己孙儿的人,也股不得眼下是在庆王府的面前,她当下冷哼了一声:“我还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不过就是暗处伤人的人罢了,也亏得舒太妃对这样的人礼遇有加,只怕这背地里头是不知道这人做的什么勾当的。”

素问听到段氏这一番话,她原本想要踏进庆王府大门的脚一顿转身看着段氏,不意外地在她的眼中看到对自己满满的厌恶之色。

素问也不恼怒,她勾了嘴角微微一笑道:“老婆子,你这是暗讽舒太妃娘娘是有眼无珠已经老糊涂了,连人都已经认不清了呢,还是在怨恨舒太妃见我不见你而羡慕妒忌所以就见不得旁人好,想要诅咒太妃?”

段氏一愣,没有想到素问会说出这种话来,但是刚刚她那一番话语气之中的确是有些不敬,只是因为自己同素问有些过节方而一时之间气愤难平,但是素问这样一说之后,这原本没有什么的话倒是显得有些什么了。这舒太妃到底是先帝皇妃,地位尊贵,本就不该被人妄自议论,且太妃愿意见什么人也由不得旁人来置啄,这样一来,倒是觉得这段氏有些不识抬举了。

当下庆王府门口的当值也变了脸色,段氏的脸色更是清白一片。段氏咬着牙看着素问道:“你这贱丫头胡乱说个什么,我堂堂一品诰命夫人夫人又怎会这般狭隘!”

“这心胸狭隘与否,似乎同你有没有诰命在身毫不相关吧?”素问莞尔一笑,“谁说一品夫人就不能心胸狭隘的?!要不你将心剖出来给人看看,让我们瞧瞧这到底是狭隘还是宽阔。或许老夫人如同比干一般有一颗七窍玲珑之心,或许就和那菜园子里头的空心菜一样,是个空心呢!”

段氏气得发抖,这女子好不歹毒,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段氏满脸通红却又说不出一个字来。

天津眼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治白癜风辽宁哪家医院好
枣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