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威尼斯专访甄子丹

2020-02-15 00:08: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威尼斯专访甄子丹:叶问是好丈夫 陈真是好情人

在2009年被称作“年度劳模”的甄子丹,2010年依然忙得停不下。刚加盟陈可辛的《武侠》,近日又成为作为网易PK网游之王《大唐无双》的代言人。《精武风云》在当地时间9月1日为威尼斯电影节拉开序幕,甄子丹也随剧组赴水城造势。

影片在威尼斯首映前夕,记者与甄子丹对话。谈及在《精武风云》里再次演绎十六年前被称作一时经典的“陈真”一角,他表示对影迷或对自己,这都是一部意义特殊的电影。因为李小龙而成为银幕上民族英雄代表的陈真,即便经过梁小龙、李连杰等几代武术精英演绎,一旦被怀念起来,还是会追溯到李小龙的一声怪叫。

作为《精武风云》的主演和动作导演,甄子丹坦承每一步都处理得十分谨慎:“多了,就会让人觉得你是在装“李小龙”,少了,大家又会觉得怎么少了那点东西”,自认个人风格已经被足够多的作品锤炼成型,甄子丹也不愿机械地受控于所谓经典的束缚:“现在的甄子丹已经有了很强烈的风格,永远改不了,也不需要改。我的角色多少会有李小龙的影子,但好的平衡是,不能太“李小龙”。”而十六年后再饰演陈真,他也将之视作对自己的某种总结,“如果‘叶问’是个好丈夫,‘陈真’就是女孩们都想找的情人”,“再过几年我也不可能再演陈真,太老了。但最后一次也应该是最好的一次。”

甄版“陈真”十六年复活记

年纪大难演火爆角色 新“陈真”不能太“李小龙”

记者:《精武风云》是你十六年后再演陈真,对影迷来说是意义特殊的一部电影。功夫也好,自己的心态也好,经过这些年后,还原在这个角色上有什么差距?

甄子丹:《精武风云》对我来说也是这也是意义很特别的一部电影,塑造起来也有难度,一来是我演过这个角色,还有这个角色从李小龙开始,好几个演员演过,大家演出来的感觉也不一样。经过这十几年我再次演这个角色,一开始就要找个新的演绎角度,毕竟年纪也大了。

我认为陈真是由李小龙塑造出来的角色,它离不开这个基础,像他说“我读书少”,虹口道场等等都是经典元素,但在这个基础上,还是要把演员个人的魅力、风格和方法摆进去来塑造自己的东西。陈真应该是个年轻、火气很大、很热血的人,我现在的年纪去演陈真,其实是很难的-如果是二十几、三十岁就比较适合,特别因为这几年大家对于我扮演的叶问印象又太深了。所以我考虑了很久,可否还能再演陈真?能不能提升?结果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的出发点,可以讲陈真在虹口道场之后的故事。

大家熟悉的陈真的故事,是他怎么跟日本人对抗、怎么去踢馆,怎么去虹口道场,说“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然后一个飞脚定格。经典的李小龙版本,甚至我演的电视剧,都是这样,大家都认为陈真死了。我们这部电影说的就是陈真没有死。他其实是去了法国当了八年的华工,但他的心还是挂念中国的,所以他要回来隐姓埋名。拍成怎样,大家到时候去看就知道。反正我还是蛮有信心的。

记者:这个华工还挺特别的,别的华工都当苦力,但他会弹钢琴、抽雪茄。

甄子丹:哈哈哈,弹钢琴这个桥段完全是个商业的卖点!按监制陈嘉上和导演刘伟强的意思设计,他们知道我会弹钢琴,在我们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个元素放在陈真身上。一开始我真的很抗拒:甄子丹会弹钢琴,但陈真怎么会弹?一开始还真不享受做这件事,后来刘伟强说,陈真去了法国,八年里见识了好多不同阶层的人,这个过程里就学了钢琴。

他们这样跟我说了之后,虽然好了一点点,但我还是很抗拒,就跟导演说,他可以学会弹一点点钢琴,不可能是个钢琴家的水准,所以也对角色调校了一下,里面会有我弹钢琴的片段,但不是弹得像郎朗那样。这次除了能让大家看到甄子丹能打,也把甄子丹会弹钢琴的一面放到电影里,这是导演和监制很聪明的地方。

记者:94版的《精武门》,陈真还是热血青年,拳脚功夫也表现得快速、直来直去,现在这个成熟版陈真,动作风格需要做什么调整?

甄子丹:我投入了一些本人对武术新的领悟,比如说我这五六年一直在研究混合格斗,还有我对中国武术的一些理解。身体上对表现功夫的层次,随着年龄增长,感受也会不一样,出来的味道也会不一样。我觉得我现在的功夫对电影也好、还是武术本身也好,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陈真虽然住过欧洲、收到欧洲文化的冲击,但我认为这个角色是不会变的,他的热血、火气、冲动终归是在心头的。所以想到怎么去演这个角色,我不断把年轻时候的感觉翻出来,寻找里面的火气、再放到这部电影里。

再过几年我也不可能再演陈真,太老了。陈真的性格跟叶问反差那么大,叶问是个很内向、很谦虚

患上术后ED怎么治疗
怎么样才能舒筋健骨
好医生祖宗宝多久可以退烧
跌打损伤用什么药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