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五百七十七章 何谓仙人

2020-01-17 17:53: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第五百七十七章 何谓仙人

砰砰砰!

天空炸开一片足有千丈宽的红色的滚云,红艳如血,好似红色墨汁倒入水中,扩散翻腾,仿若血狱降世。

这确确实实是血,是太上老君分身洒落的鲜血。

咔嚓咔嚓!

地面又升起数十丈高的黑色巨木,黑风直灌入其中,黑木瞬息拔高长成,却迅速的枯萎,枯木成鬼林,煞是可怕。

这是左慈傀儡掉落的返魂木碎屑,落地化林却又因为生机断绝而枯萎。

左慈和太上老君分身,战得激烈,鲜血木屑横飞,但左慈一退千米,明显支撑不住。

他被打的节节后退,不得不高呼,“贼杀才,还在磨蹭什么,撑不住了,快来帮忙。”

半晌无动静。

“楚望仙,快助战!”

又无动静。

“楚仙人,快救我,算我求你了!”

左慈的语气一次比一次示弱,太上老君的分身根本和丧尸片中的怪兽一样,根本没有理智,只知道一味猛攻。

这还是他所知道的,仙风道骨的太上老君吗?

简直毁灭三观。

“不急,我正好想起一些事,此事没那么简单。”楚望仙单手托着下巴观察着,犹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客一般。

太上老君的分身为何会失去理智,此事很明显不合常理。

而且此事完全呈现失控状态。

若用合适的词语形容,好如废弃的生化研究基地,而且还是完全失控的那种。

修仙求长生,而不是变成野兽,此地的试验可谓完全失败,太上老君为什么不收拾这里?

楚望仙掠过一个个疑问。

“你这狗彘,刚刚还劝我慎重,不要损伤根基,现在竟坐观我死。”左慈急的破口大骂。

楚望仙忽悠他一同下墓中墓世界,此刻却袖口旁观,让他独自抗衡兽化的太上老君的分身。

气得的他胸口欲裂。

可左慈现在哪还记得,刚才就是他一力主张,要与太上老君分身不死不休,这可不是楚望仙提议让他拼命的。

吐!

战局又突变,太上老君分身大口张开,似鬼冢厉鬼,张开地狱大口。

一束黑芒射出,分身竟从喉咙中吐出黑色的锁链,锁链如蛇蜿蜒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绑住了左慈的右脚。

拽着左慈犹如放风筝一般。

“这是捆魂锁鬼链,太上老君炼有天地人鬼四种锁,最有名的便是捆仙锁,这捆鬼的锁链很棘手。

楚望仙淡淡看着,这太上老君的杀手锏之一,将魂魄化为锁链,困住人的魂魄,对于鬼魂尤为有效。

“你知道还看!”左慈骂道。

“要帮忙吗?我现在已经有七成把握。”

楚望仙分神一看,他大致已经弄清楚了,墓中墓小世界之中,布置有灭妖大阵。

为何是灭妖?

太上老君最擅长引动星辰之力的诛仙大阵,楚望仙不解,其中似更有隐藏的秘密。

“狗彘,不用你操心!”左慈口中骂声不停。

若他不顾一切,拼着魂灭的风险,足可灭掉太上老君的分身。毕竟这只是六世纪时,李耳在李唐建立时的一滴精血,那时李耳的实力只是在天庭崭露头角,甚至还没有博得太上老君的名号。

若是如今巅峰期的太上老君,号称滴血灭一界,绝非夸张。

可楚望仙却又告诉他,让他坚持一下,则有杀敌之策,这让左慈一时左右动摇,反倒没了同归于尽之心。

可这一犹豫,却几乎要了他的命。

分身口衔的锁链发出咯咯的响声,一拳扬起轰来,气势排山倒海摧天灭地,空气被挤压都被荡空。

左慈双眸终于展露惧意,这一拳竟蕴含法则,威力之下,万物可灭。

“糟了!”

一拳轰来,这是分身力量纯粹到极致的一拳。

左慈心口一凉,傀儡的身躯已经跟不上他的反应。

咔嚓一声。

只见左慈的右臂和右腿断开,他的傀儡之躯不敌这一击,只是险险避开了身躯的攻击。

左慈清晰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的双眸看见又一拳轰来,下一秒若不抵挡,他的傀儡身躯将完全破碎。

“够了!”

楚望仙踏空上前,挡在了他的身前。

“畜生,我说够了,没有听见吗?”

楚望仙双眼蔑视,目睹着太上老君的分身。

“来到这里我才明白,我差点忘记了重要的事情,李耳曾经接触过西王母。西王母曾想将李耳收入麾下,因此李耳一定程度上接触了妖族。”

楚望仙不紧不慢的说着,双眸的寒芒越来越冷冽。

“这里分明是融合了妖族、佛门的不死实验,李耳妄图用漫长的时间,来观察长生的结果,可惜这场长生试验,在我看来是以失败告终,只是诞生了没有理智的怪物。”

楚望仙慢步到轮回树旁,猛的一拔,轮回树被连根拔起。

只要拔起轮回神木,毁灭一切的机关就会发动,李耳是个聪明人,早已有布置。

“阳光!”

左慈猛抬头看去,却只能伸手遮挡额前。

天空之中闪现出一道道金符,好如漫天星辰,数量足有五千之数,遮天蔽日。

轰!

一道金符化为漫天金光,金光堪比阳光焚烧一切。

整个墓中墓世界,尽在燃烧焚毁,分身更随着一束束金符射下而剧烈的挣扎。

惨叫声中,李耳的分身剧烈挣扎着,血肉完全模糊,

“真是丑陋,若是长生是如此模样,相信没有人想长生。”

“这究竟是什么?”

就算左慈曾在仙界鼎鼎大名,也被惊吓的哑口无言。

即便是妖族之可怕,鬼族之狰狞,魔族之恐怖,也没有如此骇人的怪物。

“我问你,何谓仙人?”楚望仙睥睨看去。

“长生之人才为仙!”

“若我说,眼前的怪物也为仙人呢?”

“什么,绝无可能!这哪一点是仙人。”左慈骂道。

他三观尽毁,楚望仙竟然会认为眼前的怪物是仙人,这根本是疯了。

楚望仙摇头苦笑,“你可知遥远的太古之时,仙人是何模样?”

吼吼吼!

分身仍在挣扎。

“给我安静!”

楚望仙重重踏前一步,周围的空间聚拢,聚拢其身爆发出恐怖的威力,如山压下。

轰隆!

分身的身体跪倒,被压入地底。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好不好
太原白癜风医院怎样
北京治疗早泄医院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汕头哪里妇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