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踏天争仙 第五百六十六章 负面教材

2019-09-13 19:2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踏天争仙 第五百六十六章 负面教材

所有的人目光全都朝着那开口之人汇聚过去。

化土门金丹丹士吕程面无表情的站在奥目旁边,开口说话的就是他了!

整个祭坛都寂静下来,针落可闻,随后就是轰的一下,就像是树林中的一个马蜂窝忽然炸窝了一样,却没有嘲讽的笑声,而是一声声的哀叹,这种哀叹其实还赶不上满场的哄笑。

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丹士们都希望化土门突然出现一个天才弟子,横空出世,将风云斋的柳市按在脚下一顿暴打,他们实在是太不喜欢这对无耻的师徒了,然后再将柳市拉上台来死命狠抽,不得不说,刚才那道声音燃起了他们的希望,但看到开口说话的那个人的时候,希望一下就破灭了。

哪怕说这话的是奥目,他们也能多少有些盼头,偏偏说这话的是一个区区的金丹丹士,可悲可叹,不知天高地厚。

满场丹士尽皆摇头的时候,赵光那可恶的笑声再次响起:“哈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刚才是你在说话么?你说什么?你说我风云斋的丹士全都得死?还天上地下,没有人能就得了我们?就凭你么?难不成你是想要跪在地上磕头把我磕死?啧啧,你可千万不要这样,你真这样做的话,我会害怕的,会吓死我的……哈哈哈哈……”

奥目咬牙切齿的道:“吕程,你回到门派之后,一定要将今日之事转告掌门,这个家伙我去会会他!”奥目说着艰难的从椅子上站起,站到一半,却被一只手轻轻按住肩头,随后那手上力量变重,将他轻轻的按回椅子。

“乖乖等着,等我提了风云斋的丹士人头回来佐酒!”吕程说着,迈步朝着赵光走去。

赵光双目微微眯着,仔细看,再仔细看,随后赵光确定,眼前这个家伙一定是金丹丹士,这一点无法隐瞒,最初赵光还觉得吕程身上或许有诈,但现在,他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他连化土门的长老都干翻了,难不成还怕这么一个小小的金丹丹士?说白了金丹丹士在上幽界也就是入门弟子罢了,他两根手指伸出来,就将这小子给生生碾死了。

“呦,这是谁裤裆撕开了,把你这么个东西给放出来了?”赵光轻蔑的说道。

吕程一边走着,一边将自己的袖子层层挽起,吕程看了眼被赵光拎在手中兀自晃动不休的骷髅长老的人头,然后才看向赵光。

“想好怎么死了没有?”

赵光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后嘴角抽了抽,既然再次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赵光都打颤了。

这是进入上幽界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一个金丹丹士竟然一本正经的问他想怎么死,哎呦呦,实在是太好笑了。

此时不赵光在笑,龙撵之中的碧幽也已经笑得前仰后合,趴在冷夜公主肩膀上,粉拳连锤,搞得冷夜公主用力的将这张脸从自己的肩膀上推走。

“哈哈哈,妹妹,好好笑啊,好好笑啊,你看到了没有,那个金丹丹士竟然要杀绿丹丹士,你看啊,你看啊,你看他还一本正经的,哈哈,这么不知道深浅的丹士最适合你了,妹妹,就他了,就他了,你将这个家伙娶回去吧,这个我绝对不会跟你抢,哈哈哈……”

冷夜公主叹息一声幽幽的道:“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相处何止万年?你就是不想看着我好!我过得不好你就这么开心?”

碧幽咯咯笑道:“谁叫我从小处处都不如你,看见你过的比我差,我就觉得老开心了!”

冷夜公主伸手挂了一下碧幽的鼻子道:“早晚你得倒霉!活该一辈子没有我过得好!”

碧幽露出狐狸一样的表情道:“只要你这次找一个不好的女婿,我就一辈子比你过得好啦!”

冷夜公主用手用力的抓住碧幽脑袋上的金色龙角用力的扭了扭,碧幽连忙哎呦哟的求饶。

“这……这不是化土门的那个吕程么?”现在已经悄无声息的潜伏在诸多丹士之中的熊妗儿不由得呆住了,她明明看到了这个家伙被留在了镇丹塔中,怎么现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熊妗儿眉头皱起,这个家伙一路尾随着他们,究竟为了什么?

赌饕刚刚赢了一笔大的,赚了个盆满钵满,虽然和之前输掉的全部身家比起来,还差了太多太多,但这种步步谨慎一输就是万劫不复的感觉,叫他实在是太欣喜了。

对于一个赌徒来说,最怕的是什么,是我手气正旺,财神高照的时候,一桌上玩的却要拆伙不玩了。

而他现在,就处于这种境地,周围的人都知道他是赌饕,赌输高明,跟他赌纯粹找死,虽然之前赌饕为了营造我也很一般的假象,特意输了几把,才圈了这一票大的,可惜来到上幽界的都是人精,被赌饕如此赢了一次,谁都看出他的伎俩,打死也不愿意再跟他赌了。

他还差一点就能圈到能够坐庄的钱了,只要能够坐庄了,就有人愿意赌了,因为睹的对象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是他,并且他赌饕的信义还是众口皆碑的!只要能够坐庄了,他就重新风生水起!

就在他心中有些焦灼的时候,身后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赌饕,愿意再赌一次么?赢了,你可以拿回你的全部身家,输了……我要你救一个人一条命?”

赌饕微微皱眉,扭头看去,随后双目猛的点亮起来。

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你赌什么?”赌饕蛤蟆一般的脸上肥肉颤了颤问道。

四周的丹士有几个注意到了这里,随后纷纷议论起来。

“赌……祭坛上的风云斋丹士死绝!”

噫……

四周纷纷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你敢不敢赌?”

赌饕愣了下,随后桀桀笑了起来,天底下还有他赌饕不敢赌的事情?

赌饕扭头看向吕程,仔仔细细的观瞧吕程,他确实在吕程身上看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他现在乃是一片赤丹丹士,只要他想看清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够瞒得了他。

在他眼中,吕程在不断分解,他看到了吕程的那颗小小的金丹,随后,他惊讶的发现吕程竟然还有一刚刚成型的绿丹,并且吕程的面皮也在不断变化,换了另外一张脸。

“原来这个家伙是假的,原来这个家伙有着这样的底细,怪不得之前我输了!输得真是活该啊!”赌饕斜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要再次跟他对赌的女子,随后又仔细思量,对方就算有两颗金丹,一颗金丹一颗绿丹,就算有什么手段,但他所要面对的,是风云斋剩下的三名丹士,两名绿丹丹士,一名紫丹丹士。

在这种情况下,想赢?除非这个世界疯了!

赌饕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但他心中复又仔细思量,思量后又再思量,最终赌饕一笑,吐出一个字来:“赌!我要拿回我被夺走的一切!”

“看样子你还没想好要怎么死,没关系,我已经帮你做了选择,万虫噬体怎样?还是皮肤寸寸糜烂化为一滩烂泥?”吕程一边说着,一边大摇大摆的径直走向赵光。

“赵光你已经在祭坛上争斗了一次,这一次你可愿意接下化土门的挑战?”此时一直都没有开口的丹宫仙圣终于开口询问。

整个祭丹盛典一直都在顺利的举行,除了现在这个时刻,按理说赵光已经参与了一次决斗,这个时候,没有谁能够强令他继续决斗,他完全可以拒绝化土门的挑战。

赵光眯了眯眼,随后笑道:“对于那些一心求死的家伙,我应该满足他的愿望。风云斋丹士赵光在祭丹盛典上连杀化土门老少两名丹士,听起来比杀一个长老更拉风,我喜欢这种扬名方式!”

随着赵光的言语落下,四周立时重新升起护罩,随着光幕将赵光和吕程两个圈禁在内,四周观战的丹士们纷纷摇头,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吕程不是自不量力,而是如飞蛾般在扑向火焰,虽然悲壮,但实在是不智,一名丹士辛苦修炼,有着无数机缘才能走到现在,却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实在是可悲可叹。

“说到底这个叫做吕程的丹士还是太年轻了,意气之争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却是刮骨的毒药,要命的猛兽,你们要切切记住,虽然我们不耻赵飞的行径,但活着对于一个丹士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死得其所也勉强可以,但这种明知会败却依旧找死的行径,是弱智者才会做的事情,你们以后要警醒自己,不要犯这种错误。”

几名年长的长老趁机以吕程为反面教材教育门下弟子,众弟子纷纷点头。

在他们心中那个叫吕程的化土门丹士实在是脑子有坑,是个勺子!面对一个堂堂的绿丹丹士,有你这么个金丹丹士逞威风的余地么?

作死!

随着光罩叩合,现在,祭坛之中就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来了!

毫无疑问,死掉的必然是糊涂们的那个不知道轻重进退的家伙。

“对了,这家伙怎么忽然出现了?不是说他被风云斋的弟子给抓起来了么?”

不少丹士窃窃私语。

吕程走到距离赵光三十米的地方停住脚步,看向赵光身后的柳市,双目微微一眯开口道:“柳市,你想不到我能逃出来吧,你将我囚禁起来,折磨我,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

整个祭坛又是一静,这一次连赵光还有另外一个风云斋丹士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柳市。

所有的丹士全都看向柳市,原本众人对于柳市将吕程抓起来的事情还有些怀疑,毕竟堂堂紫丹丹士没什么必要用这种腌臜手段对付一个金丹丹士,其实就算是柳市发疯直接杀了吕程都比将其抓起来要强。

现在,随着吕程的话语,柳市坐实了一个卑鄙小人的罪名。

柳市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嘴巴都气歪了,一万头草泥马在他心中奔腾来奔

本章未完,请翻页腾去,踩得他欲生欲死,不要不要的!

这他娘的所有的人都往他的脑袋上扣屎盆子!

苍天啊大地啊,你们怎么不劈死这帮王八蛋?

吕程轻飘飘的一个屎盆子扣在柳市的脑袋上后,就将目光移回看向身前的赵光。

赵光此时正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师父,赵光的眼神中充满了原来你竟然是这种人的神情。

感受到吕程的目光,赵光回过头来,看向吕程。

“你想杀我?你凭什么杀我?我就算站在这里不动,以你那区区的金丹能够杀得了我?”

吕程双目微微一挑,笑道:“有本事你就站在原地不动,看我能不能杀了你!”

赵光闻言哈哈大笑道:“你当我是傻子?”

“那就不要废话了!”

吕程说着当即伸手轻飘飘的一拍,一道黑烟从吕程掌心中喷出,在空中化为一头凶猛的怪兽,朝着赵光猛的扑去。

赵光嘿嘿冷笑:“雕虫小技!”随即赵光手指连弹,一道道的风剑从他指尖飞出,发出刺耳的啸音,瞬间就将吕程的那头毒气汇聚而成的怪兽给刺出数十个窟窿,随即吕程的那头怪兽当即湮灭。

毒雾猛的扩散开去,不过赵光的借风诀应对毒雾是最简单有效的,就见赵光打个响指,在他身后当即有狂风涌起

,将那触摸过来的毒雾瞬间驱散。

但毒雾虽然散去了,赵光却不由得微微一呆。

因为在他面前,出现了十余个吕程,这十余个吕程一般模样,动作各异,有的在冷笑,有得在皱眉,有的状态随意,有的怒目而视,总之,这十多个吕程除了面目相同外,各有各的样子。

赵光连忙眨动眼睛,想要从这些丹士中辨识出真假来。可惜,即便是以他绿丹丹士的境界也无法窥探出究竟哪个是真的吕程,那个是假的吕程。

奥目看到这里双目微微一亮,这是他们化土门中的化身千万。

化土门和火毒仙宫在神通道法上其实大同小异,数千年上万千的羁绊中,化土门有了什么了不得的神通,火毒仙宫都会将其模仿过去,而火毒仙宫中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转眼间也会变成化土门的东西,两派距离较近,再加上整个上幽界,也就只有火毒仙宫和化土门两个门派都是修毒的,可以说两者虽然从始至终不对付,但却是最亲近的门派了。

这化身千万是火毒仙宫的手段,但化土门也有类似的东西,甚至连名字都一样!

十余个吕程忽然动了起来,朝着赵光急速狂奔过去。

赵光虽然表面上猖狂自大,实际上却是一个相当谨慎的家伙,他讲究的是谋定而后动,从见到骷髅长老的那头硕大的鬼火骷髅后的一力防御就能看出来,此时虽然方荡只是一个区区的金丹丹士,但骤然面对自己看不明白的手段,赵光还是选择步步为营,先将这帮吕程稳住了挡住了再说其他!

吕程故技重施,手掐法决,四周风气涌动,一道道的风墙凭空出世,拦阻在十余个吕程面前,将吕程和牢牢分割开来,这样一来十余个吕程就无法靠近他分毫,在这个时候,赵光则在思索如何找到这十余个吕程身上的破绽亦或是用点手段,一次性将这十余个吕程全都杀掉!

就在赵光琢磨如何下手的时候,十余个吕程中的一个忽然双手伸出一下按在风墙上。

赵光的风墙,坚硬无比,内中是犹如刀片一般的无数风刀利刃在纵横切割,那吕程的双手一伸进风墙中,立时就被搅个粉碎,化为滚滚的毒气。

赵光不由得冷笑一下,他打从内心里就根本没有将这十几个吕程放在眼中,赵光之所以用对付骷髅长老的手段用在吕程身上,完全是因为他生性之中的那一丝谨慎,果然,这些家伙明显不值一提!

不过出乎赵光意料之外的是,那个吕程双手被搅个粉碎后,非但没有知难而退,反倒一头扎进风墙中,转瞬间就被风墙搅碎成为滚滚毒雾,氤氲在风墙之中。

使得风墙看上去变得发乌。

赵光微微一愣,随即露出讥讽的笑意。

这家伙现在应该是已经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要是这家伙将那十几个分身都投入这风墙之中,可就着实给他省下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不过不必期待吕程会愚蠢得奖自己的分身全都推进风墙之中绞成齑粉,赵光念头一动,那些风墙猛的晃动起来,随后步步向前,朝着十余个吕程压迫过去,直接将吕程前后左右包括上面的路线给完全封死,可以想见,随着这些风墙的不断推进,吕程最终将成为风墙的食物,被风墙吞下去,吃得干干净净!

“啧啧,这么简单就弄死了你,还真叫我感觉有点胜之不武啊!不过,这是你自找的。”赵光嘿嘿干笑两声说道。

四周的丹士都觉得吕程也就到此为止了,正如赵光所言,活该!

本章完

...

宝宝发烧反复
孩子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治动脉硬化的药
小儿退烧药哪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