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烽起血月 第四章 扮猪吃老虎

2020-01-17 04:0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烽起血月 第四章 扮猪吃老虎

还没来得及问这死胖子的名字,印象中一直是贪生怕死唯唯诺诺的胖子,不曾想也有爷们的一面。拍着邱胖子的肩膀,徐浩红着双眼紧咬嘴唇一言不发,只是使劲的diǎn头。

“想死?哪那么容易?”不想那扈从腰间缠了条黑黝黝的水牛皮鞭。

“啪”的一声脆响,皮鞭如毒蛇出洞般狠狠的抽落在邱胖子的肩头,衣衫尽裂,漱漱而下。

可预期中胖子的惨叫并没发生。

邱胖子没瞧一眼肩上那道可怖的伤痕,只是哆嗦着嘴唇,瞪大双目狠狠的盯着那扈从,汗水已然湿透胖子的衣衫,发际。顺着眉角淌进眼睛,火辣辣的疼,就如右肩的伤口。

“好,硬气!看你的身子骨硬还是我手中的长鞭硬?”话未説完,又是一阵如雨diǎn般的皮鞭朝胖子劈头盖脸的落去,每一鞭下去都精准的带起一片衣衫,一道伤痕。

每落下一鞭,胖子就蹙着眉头一阵哆嗦。

顷刻间横七竖八的鞭痕布满了胖子的整个身体,本不宽大的衣衫早已千疮百孔,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皮肉。

邱胖子紧咬牙关蜷缩着身体,楞是没有吭出一声。

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邱胖子咬着牙直瞪瞪着眼,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踉跄着扑向那扈从,可没走两步,凌厉的一鞭落在他肩头,把他又重重的拍落回地上。

邱胖子挣扎着想要起身,换来的只是一阵更凌厉的鞭挞。

那扈从的脸上露出病态的潮红,他喜欢这种俯视的感觉,喜欢这种高高在上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看着手中血迹斑驳的长鞭,有种説不出的兴奋,死在这条长鞭上的军士和平民已经不知凡几,他喜欢看到他们在他的皮鞭下颤抖,哀嚎,求饶。喜欢看他们那无助绝望的眼神,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可今天这个可恶的胖子居然一声不吭,这使他异常的恼怒。

他回头头看了下不远处的周英,周英从不会在他享受的过程中打搅他,这一diǎn一直令他很满意。

胖子终于无力动弹,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艰难的转动颈项侧对着徐浩,一条可怖的鞭痕从胖子的左眉弓一直延伸到右耳根,整个左眼高高隆起,血肉模糊,依稀只见一条细缝。

还是那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这杂碎真不道义,打人打脸。”胖子硬挤出一丝笑容,“徐哥,我快扛不住了,送我上路吧!真他娘的疼啊”

此时的徐浩早已目眦尽裂,双目血红,只觉从双足升腾起的一股血气沿四肢百骸直冲脑门,握刀的右手越握越紧,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头发根根树立,周身更是蒙起一阵淡淡的红晕。

“啪”的一身轻响。

手中精钢铸就的刀柄终于承受不住徐浩的力道,被生生折断。

那扈从顿时心生警觉,可未等他有所动作,徐浩身形突然暴起,操起手中半截刀柄,倾尽全力朝那扈从甩去。

只见那半截刀柄如离弦之箭,隐带着风雷之声朝扈从的面门飞掠而去。

那扈从也不好相与,本身已是七品五阶战尉境武者,寻常军士根本近不了他身。看那刀柄的来势,已知徐浩也是一名武者,且品阶决不会低于自己,甚至可能已达到六品战校境,只是武者独有的光晕却是从未见过的的红色。其实那扈从还是看走眼了,徐浩身上发出的光晕并不是纯粹的红,而是如鲜血般的血红。

在这片玄冥大陆上,武者共分为九品十阶,依次有一品战神,二品战皇,三品战王,四品战侯,五品战将,六品战校,七品战尉,八品战士,九品战卒,除品两境因源力不足没有光晕外,其余七品都有各自对应颜色的光晕。

别以为战尉境品阶不高,不堪大用。可要知道在整片玄冥大陆能晋升为武者的幸运儿每个都是上苍的宠儿,就算其中绝大多数武者终其一生只在品中徘徊,也不影响他们在世俗中的地位。一名六品战尉境的武者足以在一个二流家族混的风生水起,莫説二三品的上品武者了,至于战神境武者,只存在于传説中,就算有,也犹如神龙般,只见其首不见其尾。

而由于武者的强大和稀缺性,大多武者都不愿意效命于朝廷,做那鞍前马后的苦命差事。所以一个松散的武者联盟在三个王朝的牵头下孕育而生,用于约束武者的言行,使其不会过度的违反世俗礼法。

眼下的这个扈从也是因为几年前犯了个杀头的事,惹了不该惹的人,才庇护在周英的帐下。

本来,世俗律法对于武者来説根本没有什么约束性,可架不住仇家势大,砸下几万两白花花的雪花银,誓要取他的项上人头,在走投无路下,最后不得已才投身军中。

还好平时周英对他还算礼遇有加,美女银钱也不吝啬,再则又惦念其庇护之恩。所以这几年一直陪护在周英左右,不曾离去。

再看那扈从不敢托大,摒神静气。舍去手中长鞭,擎刀在手,凝神以待。

就在那半截刀柄离面门不足三尺距离时,手中马刀暮然发力下劈,钢刀挟着劲风直奔刀柄而去。虽説那扈从一开始就未存轻视之心,可还是大大低估了徐浩的一掷之力。

“呯”的一声,随着声响,一股巨大的力道沿着刀身传来,胸口顿时如遭重锤,双眼一黑,一口鲜血险些喷出。擎刀的右手,虎口迸裂,手中马刀也裂成无数碎片,四散疾射。座下马匹也受不住巨力,嘶叫着连连后撤,可那半截刀柄的来势依旧丝毫不减。

情急中,只见那扈从一个挺腰仰身,卧倒在马背上,只听耳边“嗖”的一声,差之毫厘,堪堪避过疾射而来的刀柄,两颊被挟带的劲风刮的一阵生疼。

那扈从暗道一声侥幸,可还未来得及擦去额间冷汗,便听闻四下军士一阵惊呼。

定睛一看,霎时如坠冰窖。

原来在徐浩倾尽全力甩出半截刀柄的同时,后脚突然发力,身体拔高三丈,在空中变换身形,蒙着两团血色光晕的双脚紧跟着刀柄向那扈从当空踏去。势如出膛炮弹。

就在那扈从将将躲过刀柄还未及起身之时,徐浩双脚离他胸膛已经不足一尺。

顿时那扈从周身绿芒大涨,体内源力拼命涌动,寄希望于能硬扛住徐浩的双足。可他又一次低估了徐浩爆发的恐怖力道。

“**的,去死吧,你个杂碎!”徐浩身在半空一声大喝。

“轰”的一声,只见那扈从连人带马生生被徐浩踏入黄土,身体如只烤熟的大虾般蜷缩着,胸骨尽裂,胸膛凹陷,双眼几乎弹出眼眶,死的不能再死。

“呸!”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还用一口唾沫重重的羞辱了周遭的所有周军。

一个七品战尉境的武者居然在大庭广众,在自己十万铁骑中被人生生踩成肉泥,这太嚣张了,太**了,太他妈过瘾了。

“哈哈哈”只有一个人在开怀大笑。

“杂碎,叫你打我脸,叫**的打我脸。”胖子裂着嘴,意气风发,好像打死那扈从的不是徐浩而是他。

“哎哟”胖子好像不xiǎo心牵扯到嘴角的伤口了

在前世,别説杀人就是杀只鸡都是不敢的。可在今世,这种快意恩仇,手刃仇敌的感觉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爽”,两个字就是“好爽”,三个字“爽到爆”,杀这个扈从徐浩没有一diǎn心理压力。

心理医生?免了

虽説,到现在都不怎么明白自己是怎么把人就给杀了,从杀野猪到杀这个扈从,使徐浩确认了一diǎn,自己身上有了一种神秘的力量,但自己现在还不能很好的驾驭这种力量。

两道森然的目光穿过愤怒的军士朝徐浩射来。

徐浩还给他的是一个大大的后脑勺。不远处的周英双眼微微眯起。

“邱胖子,哥来送你上路了,保证痛快”

“徐哥”胖子又是一脸的幽怨。

“胖子,你叫什么名字?”

“就叫我邱胖子吧,大伙都这么叫。”

“我説的是名字。”

“就叫邱胖子,挺好的”

“死胖子,你説不説?”

“邱xiǎo花”从此胖子忧郁了。

“哈哈哈”徐浩笑的肆无忌惮。

“我叫徐浩,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

前世的种种压抑,种种谨xiǎo慎微,时到今日终于痛快淋漓的宣泄出来了,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就要这么痛快的活着。徐浩满眼的坚毅。

徐浩转身面对周英。

“扮猪吃老虎?”周英语气平淡,不带一丝火气。

天津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重庆妇儿医院看病贵吗
贵阳癫痫病专家医院
韶关牛皮癣专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郑州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