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克斯玛帝国第五三五章经理人1

2020-01-26 12:55: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克斯玛帝国 第五三五章 经理人【1】

卡佩家族的年会上,老家主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他的脸黑的都快能够吸收光线。对于贵族们来说,每年的年会都是家族的盛事,除了极少部分外派的家族成员无法返回之外,所有能够回来的人都必须赶回来。这场年会不仅是对过去一年的总结,更牵扯到新的一年的利润分配问题。

以往这样的年会索罗都不可能迟到,他每次都早早的回到家族中,然后在年会上竟可能的为自己争夺更多的红利。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回来,不仅他没有回来欧内斯也没有回来,连一个短讯都没有,这不由的让人产生了一丝丝不好的猜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结合他离开家族外出是去办最重要的一件事,家主的目光就落在了另外两名早早回来的继承人身上。

似乎是觉察到了这股目光,两名继承人都很大方的以微笑应对,无论索罗出了什么事情,只要与他们无关,那就是好事情。三名继承人变成了两名继承人,彼此之间有机会成为这样一个巨大家族的家主的几率,又大了许多。

年会一开就是一整天,拖这么长时间的主要原因是明年的红利分配。一年下来了,有些人做得好,有些人做的不好,那么这些人第二年获得的红利就会发生改变,多一点,或者少一点。看上去可能这样的波动都以千分之一为单位,可放眼整个卡佩家族,这千分之一也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在吵闹到脑壳疼的年会结束之后,晚上大约十点左右,伍德兰特州的州长给卡佩先生打了一个,询问有关于他和索罗交易的事情。他很看重这笔交易,只要他能够拿到新党委员会副主席的位置,他的政治生涯中最后也是最顽固的一道门槛就算迈过去了。否则他只能在目前这个级别打转,等差不多退休了的时候给他混个一年半年更高级的职务,算是对他这一生政治生涯的最后肯定。

很短暂,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卡佩先生挂掉了,枯坐在桌子后用一只手支撑着他的下巴。伍德兰特的州长阁下说索罗已经返回了北方,可索罗并没有回来,那么他一定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他能够把伍德兰特的州长谈下来的功劳足以让他更加接近自己的位置,可他消失了,一定发生了什么。

随后卡佩先生打给了索罗的妻子,询问她是否知道索罗的下落,当他从索罗妻子那里得知索罗的行踪被人调查过后,老先生立刻就已经明白了一切,索罗可能出事了。

一通通不断的打出,又有打进来,在快十二点的时候,卡佩先生面色凝重的挂上了。

调查索罗行踪的人可能是杜林的人,而且刺杀索罗的人也是杜林的人,伍德兰特那边的调查局反馈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索罗在当地遇到了刺杀,当时他平安无事,随后他就坐船返回北方。当地调查局提供了船票的票根,在目的地检票的时候也员工看见了索罗和欧内斯下船,但是随后他们就失踪了。

结合前面的信息,极有可能他们已经完蛋了,而且就是杜林下的手。

这让卡佩先生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诞,当时索罗打算利用刺杀这样的方式解决掉杜林,让家族可以趁机将手伸入奥迪斯市,掌握其中一家赌场或者更多的生意,来洗干净他们通过走私赚到钱。可刺杀失败了,这也让卡佩家族在马格斯那里变得很被动。随后双方还发生了一些小的问题,比如说杜林始终不松口,还驳了他的面子。

可这一切都在马格斯的妥协下已经解决了,为什么杜林还要对索罗动手?是因为当时他怀恨在心一直都没有得到释放,还是因为……索罗又去招惹了他了?

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已经见识过杜林的强硬卡佩先生不认为现在盲目的开战是最好的选择,家族的重心应该放在新特区的建设上,不是浪费在这种私人的矛盾上。

而且也如同杜林所考虑的那样,失踪不一定就代表着死亡,在索罗具体的情况没有确定之前,就算卡佩先生知道了杜林安排人刺杀过索罗并且成功了,他也没有用这件事光明正大的质问杜林,因为他没有证据。

伍德兰特那边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把杜林招供出来,那么很难把这件事与杜林牵扯在一起。而且,万一索罗没事呢?过一段时间他突然间又蹦了出来,在此之前家族已经和杜林开战了,那么怎么收场?

头疼!

卡佩先生只希望早点把自己的位置让出去,他可不想为这些事情来伤害自己,他还想要再多活几年。他长叹一声拄着拐着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他已经不是年轻的自己,拥有面对黑夜说不的勇气。

第二天,卡佩先生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样,什么话都没有说,现在不是时候!

另外一边,杜林也在积极的准备关于过年的一些事情,就的一年即将过去,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他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说奥迪斯有无到有的过程,比如说将这座城市变成了人间的天国,实现了巨大的盈利,也满足了所有旅客来这里寻求换了的目的。先安排代币公司将所有投资者手中的代币,随后又安排了两场宴会,让大家能够一起欢度最后一天。

与此同时,他还从帝都那边邀请来了一名著名的谢丽思街经理人,讨论关于将整个城市“打包”上市的事情。能够在一年中最后一天出差,除了职业素养之外,杜林的这个项目对这位经理人来说可能将成为他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次机会。

“杜林先生,您的想法非常的……”,这位叫做赫尔兰德斯的经理人在大脑中搜索了片刻,才找出了“神奇”这个词,“是的,非常的神奇。从谢丽思街诞生的那一天开始,不,从股票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人想过将一个城市变成一个巨大的项目来上市。而且您的城市非常具有潜力,一定会吸引许多投资者的注意力。”

“不过我们现在也面临一些问题,首先帝国是否会支持您这样的行为,毕竟这有违常理。第二个问题,如果奥迪斯市挂牌上市,那么投资者的收益来自何方,是否具有长期的收益保证?第三个问题,现在您是市长,可以将这个项目经营下去,我相信您一定不会止步于市长,以后还会是州长甚至进入内阁,那么您如何保证接替您的市长能够将您的施政理念和方针继续贯彻下去?”

“一旦您的接替者认为上市接受投资对城市造成的负面影响和利益损害大于收获的利益,选择了退市怎么办?如何保证投资者的利益?”,他非常的认真,这的确是一个很值得加入的大计划,只要能够成功,他将一举成为谢丽思街最成功的经理人之一,而且还会被纳入教科书中。

毕竟,他运作了一个城市的上市,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壮举。

杜林听完他的困惑之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内阁方面我会去说服他们同意我的计划,特区不一定要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去行事,我有一定的自。至于投资者的红利这一块,我打算建立一个‘红利仓库’,在除了税收之外,所有区域内经营的企业,也包括了市政厅,都会拿出一部分额外的金钱投入红利仓库中,作为每年投资者的分红。”

赫尔兰德斯点了点头,这个想法虽然不能够说是尽善尽美,不过已经具备了吸引投资者目光的能力。他听说奥迪斯市今年下半年的税收已经突破了七千万,除了需要上缴的五千多万之后,还会留下一千多万在市政厅作为持续的发展资金。加上来自各方面的企业盈利,如果他们能够拿出一定的收入来分配给投资者,相信很多投资者对这个项目会非常的有兴趣。

不过这里面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说杜林口中的这个红利仓库如果满足不了投资者的欲望,投资者或许就会对这只特殊的股票不感兴趣。如果其中再爆出丑闻什么的,或许会很麻烦。

这里面有许多的东西需要仔细的琢磨商量,赫尔兰德斯已经下定决心,等今天晚上一过,立刻就把自己的团队拉过来,全力运作这件事!

“至于我的政策会不会被后来人否定……”,杜林自信的笑着,“我相信每一位继任者都会非常明智的选择将我的施政理念执行下去,只有这样是最符合他们利益的事情。”

是的,没有人,无论谁来接替他,在他的城市中想要过得很好,就必须按照他的游戏规则来参与这场游戏。

所有超出规则的游戏方式都是不允许的,有那么多的“前辈”为他们指明道路,没有人会在这件事上犯错!

沅陵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钢总医院怎么样
鄂州男科医院排行榜
烟台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湖北治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