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环保约谈能否成为治污猛药?

2019-10-09 13:5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月25日,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山东临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张术平因为区域环境污染问题较为严重,被环保部约谈。这是新环保法实施后华东区域内的首场环保约谈。

“看了明察暗访的资料,我感到很震惊。作为地方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没有履行好环保职责,出了这么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非常羞愧。”面对环保部华东环保督查中心主任高振宁,张术平承诺,“今年,我们要使临沂的环境质量有明显改观,3年有一个大变样。”

今年施行的新环保法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环保约谈,对遏制环境污染顽疾究竟有怎样的作用?

不仅止于“谈”

问题摆得一清二楚、剖析原因一针见血、分析根源直击要害,这都是环保约谈的威慑力所在。让被约谈对象真切感受到污染治理任务之艰巨和来自社会的压力,从而形成解决环境问题的行动力,是环保约谈的最终目的。

今年2月初,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按照“三不三直”要求,即“不定时间、不打招呼、不听汇报、直奔现场、直接督查、直接曝光”,对河南安阳市约谈整改情况进行了突击检查,并对部分重点区域和企业进行了“点穴式”督查。相关负责人介绍,安阳市整改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尤其是安阳县整改效果显著。但总体来看,整改不全面、不彻底、不平衡的问题比较突出,后续任务依然艰巨。

安阳,一直以来空气污染严重,华北督查中心督查了多次仍然没有整改的动静。去年11月2日,约谈的前两天,环保部督导组进驻安阳,11月3日,安阳市的主要领导在会上痛斥污染企业,并宣布对相关负责人问责。就在这一晚,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刘长根抵达安阳,准备次日代表环保部找安阳市市长马林清谈话。

在随后的“约谈会”上,刘长根通报:2013年安阳市环境空气质量在河南省18个地市中排名第17位;2014年前9个月,安阳市PM10浓度146μg/m3,明显高于河南省平均水平,是河南省环境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之一。从多次督查情况看,安阳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力度不够,部分地区大气污染情况十分突出,大气治理综合督查整改落实不够到位等等。

此后,安阳展开了一场长达3个月的“艰苦奋战”。这期间,到中央党校学习的安阳县委书记,学习结束的第二天,就赶到刘长根那里汇报当地环境整改情况。安阳被约谈后,他们每天晚上8点半召开环境整改工作会议,一项一项抓任务落实,污染企业一家一家整顿、审核。

这次,华北督查中心的负责人在突击检查后仍然直言不讳地指出,暗访中发现烧垃圾、烧秸秆、烧荒情况200多起,一些火点成线成片,景象十分“壮观”。一些火点浓烟弥漫,绵延数百米,无人监管。一些火点由环卫人员有意为之,问及起来没有感到压力,甚至十分坦然;2月4日傍晚和5日凌晨暗查林州市陵阳镇、原康镇10余家玻璃及制品企业,发现东珑制瓶、神州玻璃、凤凰玻璃、林河制瓶、裕华玻璃、欣鑫玻璃、三和玻璃、糖玻制品8家企业都存在烟囱冒黑烟或烟尘排放明显的情况……

与3个月前的约谈一样,问题摆得一清二楚,剖析原因一针见血,分析根源直击要害。在座的安阳市领导和各县(区市)党政一把手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大气治理攻坚战之艰巨和来自社会的持续压力。安阳市委、市政府当即对林州市、龙安区进行了挂牌督办,并就后续深化整改工作进行了再部署、再安排。

立足见实效

被约谈的地方政府主要面临两个方面的压力,一是环境整改,其方案要在15个工作日内报送环保部,并抄送省政府;二是环保约谈公开,强大的舆论压力有利于倒逼环境问题的解决。

环保约谈是近年来我国环保执法的一种新手段。此前,江苏、浙江、安徽、新疆等地都对环保约谈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尝试。去年,在总结多地环保约谈实践经验的基础上,环保部发布《环境保护部约谈暂行办法》,对环保部组织的环保约谈的定义、需要约谈情形、约谈对象、约谈内容、约谈组织形式和程序等作出了明确规范。

从字面看,环保约谈似乎属于“动口不动手”的软约束,其实不然。业内人士分析,这就像足球比赛中裁判出示的黄牌,既是对犯规行为的严重警告,也是一种严厉的处罚——累计两张黄牌,犯规者被红牌罚下直接出局。那么,环保约谈,果真能成为污染治理的“一剂猛药”吗?

一位在地方环保部门工作的人士谈及本地区在环保约谈上的探索时表示,要让环保约谈不流于形式,切实解决问题,首先要牵住“牛鼻子”。环保约谈的对象必须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或相关负责人,而不应是下级环保部门负责人。

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在不久前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去年,环保部对25个重点城市政府落实环保法规政策情况开展综合性督查,公开约谈7个城市政府主要负责人,推动解决了一批突出的环境问题。

据介绍,被约谈的城市市长必须参加约谈。此外,市政府各部门及各县区的一把手参会,所在省环保厅的厅长及分管副厅长出席。参与过约谈的相关人士透露,被约谈的地方政府主要面临两个方面的压力,一个是环境整改。其方案要在15个工作日内报送环保部,并抄送省政府;另一个是环保约谈公开。

公开约谈,有助于让公众了解环保部门对环境问题的态度。强大的舆论压力,无疑将倒逼环境问题的解决。记者了解到,过去环保部约谈主要是针对一个企业或一个事件,真正对整个地区的环境问题进行约谈并向社会公开,是从去年年底约谈河南安阳市开始的。约谈公开与否,环保部有统一部署。

按照新环保法内容,敦促地方政府落实对当地环境质量的责任是环保约谈的作用之一。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记者会上,履新不久的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表示,新环保法在落实政府责任方面有比较大的突破,但是在具体实施上仍有一些模糊的地方,比如在一些地市试点怎样将环境保护纳入到干部的政绩考核中去,试点怎样进行干部的离任环保审计或者在经济审计中纳入环保的内容等等,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完善。

“过去的环保执法过松过软,不守法成了环保领域的常态。现在要把这个常态反转过来,让‘守法’成为常态,守法必须是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底线。”陈吉宁部长在不同场合多次讲到的这番话,让人们对未来的环保执法增添了信心与期待。

有效的环境治理不仅需要新环保法的保驾护航,更需要强有力的执行机制、问责制度和体制保障。由此可见,环保约谈将不会只是环境监管部门手中的“一张牌”,它必然是系列良方中发挥作用的一剂猛药。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好不好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收费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