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权国 3052 烈火燎原(十三)

2019-10-17 18:2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052 烈火燎原(十三)

宽阔上百米的汉水河道滚滚向东,此时的汉河两岸,都已经被耶律家与凤台部大军营帐布满,相比于南岸的三万耶律家白河亲军,北岸的十万凤台部骑兵的营盘就明显要大了很多,双方的主要营盘都放在离河岸有些距离的地势较高所在,这是防备因为暴雨山洪,一夜涨水淹没了营地,同时也是居高临下,无论是耶律家还是凤台部,都在河岸一线,每隔十米就有一个火把,将水岸河面照的洪亮,虽然火把的光亮照不到百米之宽,但是二三十米还是有的

最靠近河岸的必然是远程杀伤力的弓射手,只要对方有任何异动,就是无数的箭簇铺射而来,举着火把的哨骑在夜间也是来回不断,夜晚的篝火星点,倒映在滚股激流中,犹如流线一般的更让人感到大战之前的冷意

“公主殿下,依照今天所见,凤台部全线攻击应该就是明天,如果帝国援军迟迟不到,我们就只有用三万白河亲军与十万凤台军硬撼这一条路!“耶律家灯火通明的大军营帐内,一名脸色凝重的耶律家大将,手指着铺在一张大桌上的地图,向耶律七夜光说道

“如果是以前,我白河亲军自然是不怕他凤台军,可是现在,就很难说了“

”对方兵力上占据绝对优势不说,而且还可以凭借这个优势,从河道方面发起全线攻击,我军数量只有对方三分之一左右,一旦交战,对方必然会以中间重兵来吸引我军,然后大量散兵从两线渡河,最终对我军形成包围困杀”

“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吗?‘耶律七夜光一身短袖铠甲坐在主座上,更显出一股英姿飒爽的气息,本来就显得野性美丽的脸庞,在灯火映照下,如淡烟般的秀眉紧蹙

“不是说帝国已经同意出兵了吗?怎么到了现在也没到!”将军里边有人说道“如果只有我们三万白河亲军,那么坚守帝京无疑要比在汉河上与凤台部决战更加有利,如果不是帝国的承诺,我白河亲军怎么也不会开出帝京的,可是现在,已经抵达汉河足足三天,帝国所谓的参战部队连个影子都没有,如果明天再不来,怕是我军会出现军心动荡”

“是啊,帝国军不到,我军根本无力在如此长的河道上完全堵住对方,到时候,反而会陷入危局”其他的耶律家将军也是纷纷表示赞同,

“再等等吧,我相信帝国不会食言的!”

耶律七夜光深吸了一口气,从主座上站起身,她也不知道帝国方面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明明定下是在汉河展开会战,可是进入连一兵一卒都没有派来,难道死胖子真的就如此想要让耶律家最后压箱底的三万白河亲军死在这里不成

,为了得到这三万白河亲军的指挥权,自己花了多少的心血,才算是真正从父亲那里得到了这支横扫了整个中比亚的彪悍铁骑,就算帝国不想让耶律家掌握太大的武力,至少也不应该让如此宝贵的战力白白损失在这里

“大战在即,各军已经有所议论,还请公主殿下能够给一个期限,都是耶律部的子弟,大家相信公主殿下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耶律家的青年人明天白白去送死吧!”

将军们整齐划一的突然朝着耶律七夜光跪下,语气已经有了几分决绝的意思,如果是其他将军敢这么干,那么就算是能够成功,事后也会遭到秋后算账,但是他们并不担心这一点,因为他们是白河亲军,是耶律家的亲军,对于耶律家的忠诚毋庸置疑,

耶律七夜光俏脸沉默,目光扫过这些跪在自己面前的族人,手在微微的颤抖

眼前的三万白河亲军,已经是耶律家最后的底牌,如果真的全部死在这里,整个耶律家也就等于完了,其他部族看见耶律家没落,可以选择离开,但是他们不会,他们早已经与耶律家这颗大树生长在了一起,不少人都是好几代在耶律家服务,妻子儿女方面更是跟耶律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眼前的几个将军本身就是耶律七夜光的族中长辈,只是现在自己已经是稳妥的未来族长,现在更是被耶律宏泰授予全权,怕是将军们早就吵嚷着要从汉河撤离,不要看汉河涨水阻挡了凤台部军的南下,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这次凤台部南下可谓是风头极盛,不仅仅以势如破竹般的攻势击破北面六城,军心士气早就被一连串的胜利激励爆发,而且其他各部在这次内战中,纷纷站在凤台部方面的态度,更让耶律家上下感到一种被孤立的愤怒,

这是刻骨铭心的背叛,

在耶律家上下看来现在那些站在凤台部一边的草原部,就是对也耶律家的背叛,当初,昂纳错惨败,各部人心惶惶,是耶律家冒死南下,为草原各部打开了中比亚的局面,才有了现在百万草原人入主中比亚大地的恢宏景象,上千年来,放眼草原人最辉煌的时代,也从未有过如此这边的功绩,可是现在,各部对于耶律家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寒心

依照耶律家为草原所贡献的功绩,就算是成为王庭也并不为过,当初耶律家南下是何等的惨烈狼狈,草原各部又不是不知道,三十万草原人,仅仅沿途饿死的就有三四万之多,为了能够杀出一条生路来,是耶律家的战士饿着肚子打垮了数十万的中比亚军队,也是耶律家的耶律古达,以巨大的勇气第一个驱马跃入眼前的这条激流滚滚的汉河,从中比亚军的刀枪箭林中,强行撕开了通往帝京的道路,这才是两年的时间,各部站稳了脚跟,过上了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立马就翻脸部认人

燕州之战,狠狠的在背后捅了耶律家一刀不说,现在,更是都巴不得耶律家立即完蛋,然后就可以冲入帝京来瓜分这块大肥肉

“不行,再有确切的消息之前,我们不能从汉河撤离!”耶律七夜光深吸了一口气,冷峻的脸上斩钉截铁的说道

“公主殿下还请多为耶律家想一想”将军们一脸愤然“如果只有我们,这条汉河,当初没有挡住耶律家南下,现在也有一样挡不住凤台部,天亮之前,帝国军是不可能抵达的,为了得知帝国军的到来,大营方面的斥候都放出了五十里,如果帝国军真的来了,早就有斥候回报了,可是没有,五十里的距离,就算帝国军是插翅膀飞来,怕是也赶不到!明天凤台部就会全线压上,到时候,三万白河亲军就算是全部填进去,顶多也就是多拖上一些时间罢了!跟不靠谱的汉河会战相比,坚守帝京才是正途”

耶律七夜光目光扫过眼前神色激动的将军们,内心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感到一丝哀伤,难道耶律家真的已经没落了吗?无论是从军力还是思想上,如果是两年前南下之时,这些来自大草原寒冷朔风中的草原猛士,怎么也不会提出什么据城防守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守城是中比亚人才做的,他们是草原猛士,对待敌人就应该是用弯刀取征服他们,而不是躲在坚固的石头城里边连头都不露,但是现在,将军们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喊出守城了,

在入主中比亚的这两年,草原将军们作战思维也在变化,当初他们最为痛恨的中比亚城墙战术,在尝到了依城防守的甜头后,已经开始主宰他们的思想

不过也是,面对草原骑兵集群的进攻,守城是最为省力省心的做法,

汉河会战是帝国制定的,完全就不是耶律家的主意,虽然帝国皇帝是被誉为军神一样的人物,但是毕竟没有真正指挥过耶律家的军队,想要让这些心高气傲,战功累累的白河亲军服气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将军们也不看好在汉河展开会战

“第一是兵力上的短板太大,第二是汉河虽然是阻挡骑兵集群的天然河流,但是也因为两岸的大平原地势,一旦让对方突破,三万白河亲军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这就像是把自己的所有身家性命都压在一根名为汉河的细线上,一旦崩断,就是万劫不复,帝国皇帝太自以为是,完全没有考虑过耶律家是野战起家,不是擅长军阵的帝国正规军,打阵地战完全就没有什么优势“将军们一致反对在汉河展开交锋,就在争论的时候,一名草原百夫长出现在营帐之外,气喘吁吁的嘴里喊道“来了,帝国军来了!”

”帝国军来了?“耶律七夜光娇躯微颤了一下,这两天的压力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脑袋里边转的最多的,其实是帝国是不是已经抛弃耶律家了,派耶律家白河亲军来汉河,就是彻底的将耶律家置于死地,一想到耶律家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而陷入覆灭的境地,耶律七夜光的心都在颤抖

其他将军的目光,一下都看向那名百夫长,那名说斥候已经放出五十里的耶律将军,更是不相信的骂道”你确定没有看花眼?帝国军来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哗哗“突然,从河道方向传来一片哗然的声音

“天啊,好大的船!这么大的船是怎么造出来了的”各种各样的喧哗声,就像是一块石头砸进了水潭里,

“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惊动的耶律家将军们纷纷走出大帐,顺着响起声音的方向遥目看过去,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河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艘艘的巨大船只,这些船只的体积几乎足有二十米高,完全就像是城墙一样的高大,数量大约在二三十艘之间,沿着河岸停靠扑开,就像是在河道之南,一下耸起了一排巨大的墙壁一般,这些大型船只顶部的桅杆上,赫然飘扬着帝国那只张牙舞爪的猎鹰,

“哈哈,是帝国水军,这么大的船,不知道明天凤台部看见后,会是什么表情!”

耶律家的将军们此刻才像是回魂一般的恢复过来,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声,他们一直以为帝国援军一定是从陆地而来,却没想到帝国军竟然是顺着河道而来的,来了多少帝国军是不知道,但是仅仅只看见这些巨大的船只,就足以让他们感到振奋莫名了,对面的凤台部顶多也就是搞出一些木排出来,面对这种巨船,,完全就没有的比,在草原人的概念里,是没有海军整个概念的,所以从称呼这些船是帝国水军,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一名身穿帝国铠甲的帝国将军出现在耶律家的军帐

这名帝国将军目光扫过眼前的耶律家将军们,最后落在耶律七夜光身上,整个军帐就只有耶律七夜光一个女人,那就是没做错了,只见他凝声说道“我是帝国荒野军团第五旗团长卡布亚,特奉命前来告知,请公主殿下做好渡河准备!”

“渡河?渡哪里的河?“耶律七夜光愣了一下,不是派来支援的援军们,怎么又变成渡河了?”

“自然是眼前的汉河了!”卡布亚嘴角微笑道“陛下已经在河道之南,等候公主殿下共同会猎两天了”

“你是说猎鹰陛下在两天前就过了汉河!”耶律七夜光惊诧的脸上,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自己在河道之北待了足足两天,凤台部抵达汉河所见的只有耶律家,自然也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耶律家身上,怎么就没想过,帝国军队可能早就过了汉河,

黑夜中,沉重的集群马蹄如山崩地裂,踏入前方蔓延的浅滩水中,卷起一阵白色的水花

但如果能够有一双眼睛从头顶苍穹往下望,就会发现这片巨大的黑色,正在如同一道巨大半弧切朝着下游密布光点的凤台部大营而来,两万名帝国近卫骑兵构成的冲击线,长达千米的巨大锋头,金属锻造的铠甲在黑夜里闪过幽暗,黑色如海的骑兵,在黑色的铁盔下面。是帝国近卫骑兵开始染血的阴森眼睛,五天之内想要斩杀蒙古罗,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在寄望于一条汉河,在敌人必经之路上展开必杀一击,才是帝国皇帝询问汗河的目的所在

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安徽整形美容手术
石家庄治疗盆腔炎方法
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多少家
安徽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