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世龙威 第十五章 步梦楼

2020-01-17 11:39: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龙威 第十五章 步梦楼

是夜,韩陌刚走出房门。

“公子,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一旁响了起来,正是一直伺候韩陌起居的xiǎo翠。

“啊?呃,没什么,出去走走。”韩陌连连摆手,然后强装镇定地説道。

“哦,那好吧。”xiǎo翠也没有多説什么,她们做下人的,主子干什么事情,本来就无权过问,也没办法干涉的。

xiǎo翠説完话便进屋子里开始整理房间。

韩陌见xiǎo翠走了进去,然后便松了一口气。

虚惊一场,韩陌以为被老爹发现了呢,如果是那样,就真的有些尴尬了。

韩陌出门的时候,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墙壁上翻出去的,没有惊动任何人,这diǎn自信,韩陌还是有的。

翻出了墙壁,顺着大街往西走,很快便在一颗树下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人正是白天和韩陌比划手指的石贯杰。

“我説贯杰,这么晚把我约出来又想干嘛?”韩陌看着他,然后便笑问道。

“嘿嘿,韩兄,我约你就出来啊?”石贯杰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然后便撇了撇嘴笑道。

“去去去,别卖关子了,还有啊,再装什么书生,我就弄死你,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韩陌最见不惯他这幅书生样子了。

“哈哈,韩兄莫怪啊,我这也是被老爹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石贯杰把折扇插在腰间,然后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没有别人,然后便敞开説了句话。

“这才像我好兄弟么,哈哈,説吧,又想出什么好玩的diǎn子了。”韩陌冲他拍了拍肩膀,然后便爽朗的説道。

“唉,不説那些,嘿嘿,走,xiǎo弟今天带你去个好去处。”石贯杰神秘一笑,然后便拉着韩陌从xiǎo巷子中拐了进去。

“喂,什么好去处啊,走得这么急?”韩陌不由分説,便被他拉出去了好远。

“哎呀,去晚了就来不及了,听我的没错的。”石贯杰看样子却是在赶时间,很是焦急。

没办法,韩陌也只有由着他了。

石贯杰和韩陌,自xiǎo就一起长大,xiǎo时候可是害根儿,是什么坏,他俩就合伙干什么,翻墙出去玩儿,那都是xiǎo事儿,记得他俩在一起还偷过市集里王大婶家的老母鸡烤着吃,还有李大爷家的积柴,被他俩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

所以,他俩没闹多久,就被家里禁足了,但是俩人秘密出来偷玩后,也没有再捅过什么篓子,那手势,也就是他俩偷偷出来的暗号。

原来从xiǎo和他偷偷摸摸惯了,也能成为一种习惯。

韩陌想想,心中不由苦笑。

七拐八拐了很久,终于绕出了婉转曲折的巷子。

一到巷口,韩陌心中便笑,还搞的神神秘秘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想干什么坏事。

别看石贯杰一副书生的稳重样子,其实心里头花花肠子多着呢。

一绕出巷子,韩陌便看到了一座恢宏大气的楼宇,轻纱纬漫,楼宇之上横挂有一牌匾,上书“步梦楼”三个大字。

“步梦楼?这是啥地方?”韩陌看着牌匾上的三个大字,有些不解,自懂事后平日里除了修炼,韩陌也没有什么别的消遣方式了,所以哪能知道这样的去处。

“唉,韩兄啊,你都练成个呆子了,来来来,老弟今天带你好好玩玩,这可是好地方。”石贯杰拉着韩陌然后极力推荐道。

“呃呃,好吧。”韩陌耐不过他,只得听他説的了。

跟着他踏进了楼里,韩陌便对这里的环境感到舒服。

古色古香,装饰十分的典雅,有那么一丝脱俗之感。

来往的人都十分的规矩,一diǎn都不显得乱。

楼有五层,围成四方状,中间的一块地方都贯通空着,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走,咱们在三层。”石贯杰拉了拉看呆了的韩陌,然后便説道。

“哦哦,带路。”韩陌回过神,然后便回道。

石贯杰领着韩陌很快便上了三楼一个靠边儿的位置。

桌子xiǎo巧精致,椅子别出心裁,桌上一茶两盏,糕diǎn瓜果三盘,人未至,沁心茶香先到。

“嘿嘿,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坐定之后,石贯杰嘿嘿一笑,然后便冲韩陌询问道。

“地方不错,很舒心,另外,茶也不错。”韩陌闻了一下茶壶里飘出来的阵阵茶香,然后便赞了一句。

赞叹完之后,便倒着xiǎo品了一口,香茶下肚,果然浑身舒泰,连日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

“贯杰,你还真会好活,不过,想不到咱们城里还有这样的好去处。”韩陌睁眼,不得不夸赞他一句了。

“那是,我可是在意这里很久了,也是刚刚建成没多久。”

“你不会是光找我来看这地方?”韩陌虽然挺喜欢这里的氛围的,但是还是修炼重要。

如果莫离在这里,恐怕要説他修炼狂了。

“嘿嘿,可不光是这些,一会儿还有更好的呢。”石贯杰神秘一笑,然后言至即止。

“哦?”韩陌这下可是真的好奇了,难道除了这些,这所谓的步梦楼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更能吸引人?

“等着吧,包你来的不后悔。”石贯杰用木签扎着吃了一块甜瓜,然后便一副惬意的样子説道。

但愿吧,韩陌看了看石贯杰那一副享受的样子,然后心里嘀咕了一声,他靠谱的时候,还真是不多。

“嗡。”就在此时,忽然一阵轻微的震响声传来。

紧接着,一张张巨大的轻纱粉缦从中间的空场高处垂了下来。

“这是?”韩陌被忽然的变化都弄懵了,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今天是我们步梦楼头牌——依雪,来新店巡演的日子,大家高不高兴啊!?”忽然一个女人的高亮嗓音从五楼的一个平台传了下来。

韩陌探头向上一看,那女人长得很是肥胖,一脸的膘肉,像是头肥猪似的,也难怪生意这么难听,一个男人似的。

“韩兄,等着,重头戏来了,我可是等了好久呢。”不过石贯杰接下来説的话,韩陌可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高兴……依雪姑娘啥时候出来啊……”

这时候才看到,整个五层的楼居然坐满了人,都规规矩矩的,不过这嘴上,却很是焦急。

“哈哈,有请依雪姑娘!”高台之上的女人,大笑着喊了一声,然后便退了下去。

掌声雷动,满楼的人都显得激动万分。

韩陌看着那些人的热情,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这么热情的场面,韩陌还真是头一次遇到,尤其在场的还是男人居多。

“铛!”

金鸣声响起,在场有些激动的众人一下子全都静了下来。

妙曼的琴音响起,一勾一挑,韩陌的心弦随着跳动的音符也律动了起来。

音如流水,高山而下,沁人心脾,犹如醇香的温酒下肚,比桌上的茶还更加让人沉醉。

一曲终了,尾音余绕,在耳边盘旋不绝,久久不散。

伴随着琴声落下,韩陌站起来便拍掌叫绝。

“一曲仙音踏尘世,不履凡人恋俗身。好好好!好曲!”难得听到如此超凡脱俗之曲,韩陌都为之大赞。

这曲子就能让人忘却一切烦恼,还真是好地方,难得石贯杰这次这么靠谱。

周围的所有人都在闭着眼睛享受着神曲带来的妙曼之感,如痴如醉,沉静于此。

但是此刻韩陌一开口,周围所有的人都被惊醒了。

“你谁啊?!不知道依雪姑娘在弹仙曲么?”其中一个暴脾气的人,忽然就瞪大了眼睛对韩陌一脸凶相的喝道。

韩陌却是充耳不闻,根本就没有在乎,一介凡人言语,韩陌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过。

“哎哎,别説了,你想找死么?那可是韩家的天才韩陌,得罪了他,你一百条命也不够他杀的。”身旁的一个瘦子打量了一下韩陌,然后diǎn了diǎn那开口骂韩陌的人低语道。

“啊?”那刚才还满脸凶肉的人闻言便没有了脾气,乖乖的闭嘴了,身子一颤一颤的,脸色都苍白的没有了人色。

对于普通人来説,修炼之人那就是神,根本得罪不起,尤其还是韩陌这种极其厉害的。

“你是?”轻纱之中,美秒的声音传出。

从声音中韩陌便能断出,此人必定有沉鱼落雁之姿,应该就是所谓的依雪姑娘了。

“在下韩家韩陌,方才听姑娘弹奏的乐曲,真是佩服不已。”韩陌轻笑着然后冲轻纱中端坐的身影拱手道。

“难道公子也懂音律?方才听公子评价,应该也是极懂音律之人。”依雪的声音很柔很美,听着都让人舒服。

“那我也来弹奏一曲,拿琴来。”韩陌自然是十分豪气,转头便对上面那个管事的胖女人説道。

“这……”管事的女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手足无措。

“如若不嫌弃,我的琴借公子一用。”依雪説完,忽然风声起。

一架雪白的古琴从轻纱围缦中稳稳当当的冲韩陌的身前飞来。

韩陌见到古琴飞来,哪里会嫌弃,瞬间便伸手抓住了琴身。

“好琴!”入手之后,琴身舒适合手,焦尾一坠红玉diǎn缀,平白添了些许艳丽,让韩陌不得不赞叹了一句。

韩陌一挥手,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全部都被摆在了一旁,把地方全都空了出来。

架好琴,韩陌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缓缓闭合。

天地碎,山河灭,恢宏浩荡,无所畏惧。

如果説依雪的琴音像清泉溪流,那么韩陌的琴音就像是奔腾浩荡的巨浪。

潮涨潮退,波涛不息,豪气干云,洞天穿地。

琴声化为激流音符,激荡起在场所有人的心血,全身的血液都好似沸腾了一般,不能平息。

一曲毕,所有的人都瞪着眼睛看着韩陌,面红耳赤。

要不是韩陌见识的多了,还以为这些人要把他怎么样了呢。

“好曲,激昂钝挫,飞流直尺,犹如波涛在前,长浪在后。”依雪的评价也适时响起。

“这……”一旁的石贯杰看着韩陌的眼睛都直愣愣的愣住了,不知道该从哪里説起。

西安唐都医院
青羊区苏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常德白癜风怎么治疗
衡水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天津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