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为喃喃低语只有自己能听见,顾明轩却忽略了身边的外国友人森缇亚。[燃"> 萌妻难驯 第五百三十九章 遗传学的不可抗力_克孜勒苏体育吧-克孜勒苏体育网
电竞

萌妻难驯 第五百三十九章 遗传学的不可抗力

2019-10-12 20:1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五百三十九章 遗传学的不可抗力

""=""="">

自以为喃喃低语只有自己能听见,顾明轩却忽略了身边的外国友人森缇亚。[燃^文^书库][](m)

捏了一个像模像样的饺子,她愤愤不平的説道,“你不要身在福在中不知福了。你有妹妹,哥哥,还有爸妈、爷爷、叔公。哪像我,虽然有亲戚,但陪在我身边的只有奶奶和叔叔。”

“可是,全家人只**你一个呀!羡慕死人了有木有?”

“凡事都有两面性,你真是太天真了。”他一脸懵懂,森缇亚解释道,“当你做做错事、任性的时候,批评和教训也会翻倍。你就不同了,除了你妈,还有谁会惩罚你?”

拖着脑袋想了又想,好像还真是这样,xiǎo家伙的心顿时平衡多了。

“説的也是。”

“xiǎo天不是你妈亲生的,她只有对他加倍的好,你哥才会觉得他跟你们没有差别。再説了,你是个男孩子,被忽略也是正常的。”

昨天晚上她还为了洛xiǎo天的身世闹别扭,今天就变得这么善解人意,这很不科学啊!

“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我叔叔説的。”

如果你能想到这一层,就不会到现在还在跟我哥哥冷战了。

妈妈让大家一起包饺子就是为了给你们制造和好的机会,你俩倒好,一个坐在案板东面,一个坐在西边,照旧井水不犯河水。

真是枉费了妈妈的一番苦心!

“其实……森缇亚姐姐,你难道不觉得男生有神秘感的男生特别有魅力吗?”

他虽然很有礼貌,却很少称呼她姐姐。猛的被他这么一叫,森缇亚竟有些受**若惊。

只不过,她的汉语水平有限,不太理解顾明轩的话,“你什么意思?”

拧着眉头想了想,他换了一个比较通俗的方法,笑嘻嘻的问道,“姐姐,你觉得我爸爸帅吗?”

“帅!”

“有多帅?”

迅速在脑海里搜索,森缇亚准确的记得帅这个形容词只能用副词diǎn缀。

一时间,她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这要怎么説嘛。帅是不可以用量词衡量的吧?”

黑曜石般的眸子闪闪发光,顾明轩给出了一个比较的对象,“把司徒信舅舅、史密斯叔叔和我干爹荣爵洛加在一起都没有我爸帅,对吗?”

“这倒是。”

“我爸属于高冷无比的霸道总裁。这样的男人话不多,但够专情。无论做什么都有他自己的道理,可有一diǎn,他绝对不会伤害自己喜欢的人。”

请问你在替权慕天开表彰大会吗?

即使你老爸帅的惊天动地、飞沙走石,你説的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xiǎo轩,我知道你很崇拜你爸,但……”

拍了拍森缇亚的肩膀,他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继续道,“你不要着急,前面只是铺垫,接下来的话才是重diǎn!”

噗……

你説了那么多居然还没有説到重diǎn!?

鉴于他是个xiǎo孩子,又一口一个姐姐的喊着,森缇亚只好耐这个性子往下听。

“xiǎo天哥哥看上去脾气很好,可实际上他很霸气,只要他决定的事情,打死都不会回头。这一diǎn,你应该感觉到了。”

丧的叹了口气,她垂下眼眸,不住的揉捏面团,宣泄着郁闷的情绪。

“从某种程度上説,他跟我爸的脾气很像。而我妈又是个神经大条、间歇性犯二的人,除了偶尔炸个毛。如果你觉得他们很般配,就知道该怎么和我哥哥相处了。”

他的意思是让我去哄洛xiǎo天?

这怎么可能?

明明是他不对。况且,就算是我错了,他也应该绅士一diǎn,让着我。

冷了他一眼,森缇亚一脸的不情愿,“我是霍夫曼家族的大xiǎo姐,独一无二的继承人。”

女人就是矫情!

你们要不要这么难搞

“我妈也是盛昌集团的董事长呀。而且我哥年满十八岁的时候,集团就是他的了。在身份和地位这方面,你俩好像没有差别吧?”

“那也不行!”

清楚她是个倔脾气,顾明轩明白自己劝不动她,随即决定退而求其次,“要是我哥哥向你认错,你能原谅他吗?”

“……这要看他的认罪态度了!”

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吗?

如果不是你不停的追问我家的**,我哥会理你吗?怎么搞得好像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似的。

xiǎo家伙正在腹诽,一旁的森缇亚已经开始自我反省,“我昨天的态度也有问题……但是,他必须先道歉。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他扔下我就跑,太不像话了。”

暗暗松了口气,顾明轩森森觉得自己不应该当这个和事老。

谁让他一时没忍住多管闲事了呢?

索性帮人帮到底吧!

打定了主意,他跳到地上,把手上的面粉抹在脸上、衣服上,弄得到处都是白色粉末,然后一头钻进了餐厅。

“妈,哥,我来帮你好不好?”

娘俩正在摆桌子,陆雪漫回头看见xiǎo儿子弄了满身面粉,洁癖瞬间爆发,侧过脸吩咐道,“xiǎo天,楼上的购物袋里有新买的衣服,你去给他换上,顺便把脸弄干净。”

着弟弟的手,洛xiǎo天刮了下他肉呼呼的鼻尖,笑着打趣,“瞧你弄得,活脱脱一个面猴。”

对着哥哥吐了吐舌头,他一脸计谋得逞的xiǎo得意。

半xiǎo时过去,热腾腾的的饺子端上了桌,配上几道精致的xiǎo菜,看上去丰盛极了。

香喷喷的味道扑面而来,顾雅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食欲大增。

看到妹妹一脸没出息的样子,顾明轩十分绅士的递给她一张纸巾。xiǎo丫头不懂了,迷茫的问道,“你给我这个干吗?”

“擦擦你的口水,免得弄脏了衣服。”

啪的把纸巾拍在弟弟面前,她理直气壮的説道,“我可不像你,为了穿新衣服,故意抹了一身面粉。比女生还臭美,你羞不羞?”

“以你的智商永远不会明白我的英明神武。”

下颌扬起45度,顾明轩得得意到不行。森缇亚和哥哥已经和好了,此刻他为自己的战斗成果深感骄傲。

黑葡萄似的眼睛忽闪忽闪,她猛然想起爸爸教的説辞,“你我的思维本来就不在同一个轨道上。”

“你知道就好!”

弟弟果然上当了,她兴奋的手舞足蹈,却强忍住不笑,冷着脸説道,“我在天上,你在地上。我虽然比你高那么一diǎndiǎn,但我不会嘲笑你的!”

西西,你已经嘲笑的很明显了好吗?

两个奶娃娃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把吃饭神马滴统统抛在了脑后。

某女满脸黑线,用胳膊捅了捅权慕天,低声问道,“西西説的那些话是不是你教的?”

深邃的眸子泛起一抹异彩,他夹了几样陆雪漫爱吃的xiǎo菜,笑而不语。

“你的这种行为叫破坏安定团结!”交换了两人的骨碟,她冷了男人一眼,不再説话。

“难道你忍心看着女儿吃亏吗?反正我看不下去。”

xiǎo女人气鼓鼓的样子有趣极了,可当着陆院长的面,他只能压低声音,可这样反而给他低沉的声线平添了几分魅惑。

“谁让她天生长了一张能吃不能説的嘴。”

熟男的气息径自钻进心里,惹得她心里xiǎo鹿乱撞,下意识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这就不符合遗传规律了。”

瞪大了眼睛望着他,陆雪漫一字一顿的问道,“你什么意思呀?”

敏锐的察觉到她误会了,权慕天趁机将两人的骨碟换回来,才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説到打嘴仗,你我从来没输过。所以,西西有这方面的潜质。只要加以引导,她会成为第二个你。”

撇撇嘴,她并不认同男人的説法,“做个淑女没什么不好。我警告你,不要带坏xiǎo孩子。”

“你哪只眼睛看到她淑女了?”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陆雪漫脑后飘过一滴冷汗。

此刻,顾雅熙捏了一只饺子放进嘴里,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烤鸡腿,狼吞虎咽,吃的相当投入。

而紧挨着她的森缇亚,吃的慢条斯理,优雅淑女到不行。

这货果然没有淑女的潜质!

看了看身边的冰块脸,又看了看他的翻版顾明轩,陆雪漫还是觉得这事儿非常不科学。

一眼看穿了xiǎo女人的心思,权慕天低低的笑了,“xiǎo轩随我,西西像你,这再一次印证了遗传学的不可抗力。”

他嘴角噙着邪魅的坏笑,配上那张无懈可击的俊脸,仿佛时间在他脸上停滞。即使过去了六年,他依旧帅的惊天动地。

这厮绝壁是个妖孽!

送给他一个白眼,陆雪漫恶狠狠的下定了决心,“少在我面前丢包,我一定会把西西培养成淑女的!”

两人的声音不高,可陆文英离得近,即使她无心偷听,也全部飘进了耳朵。

抹去顾雅熙嘴角的汤汁,她越看越喜欢这个xiǎo丫头,“漫漫,做女汉子没什么不好,看看你自己就知道了。”

陆院长,连你也不帮着我!

“我是妥妥的萌妹子,且不是女汉子呢!”

赌气似的低下头,她往嘴里塞了一只饺子,打算用食物填补被xiǎo心肝的创伤。

“从xiǎo到大,我见过太多太多的淑女。但是会卖萌又嘴巴阴损的女汉子只有你一个。现在想来,你也是蛮有不可替代性的。”

哀怨的扫了他一眼,陆雪漫皮笑肉不笑的反问,“你这是在夸我吗?我怎么觉得你在説我不正常呢?”

“当然是夸你了!”

他説的信誓旦旦,某女却深表怀疑,只有顾雅熙声援老爸,“没错,我支持爸比!”

“西西,你知道你爸刚才説了什么吗?”

“唔……不知道哎……但是,爸比説的准没错!”説完,她把一只饺子塞进了嘴里

xiǎo丫头呆萌的模样让在座的人忍俊不禁,陆雪漫却汗到不行。

这没出息的货绝壁不是我生的!

一家人在愉悦欢快的气氛中填饱了肚子,但不速之客总会在最不恰当的时间条出来搅局,比如……

陇南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朝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陇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