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准妈妈为要龙头宝宝服催孕药丢双胞胎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19:0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准大学生为凑学费摆摊卖凉面 高中同学争抢购买

昨天13时40分左右,何学思去银行查询发现,他的卡上已有了6万多元捐款。同时,何学思一个小时最少接二三十个。“这些,我都喊他们记下,好以后表示谢意。”何学思的母亲杨齐慧说。

当天下午,成都商报根据何学思兄妹俩记下的号码,随机拨打了几位捐助者。“我的家庭曾也十分困难。”黑龙江一名不愿泄漏姓名的女士说,她捐了2000元,希望何学思能顺利读完大学,走出窘境。其他几位四川、重庆、上海的捐助者也不愿透露姓名,只表示自己是为什么学思的行动所感动。

父亲因患尿毒症换肾后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母亲因手术留下后遗症需靠透析保持生命。家庭没有了经济来源且负债累累,内江1大学新生何学思在收到西南财经大学录取通知书后,面对每一年近7000元的学费,他决然决定上街摆摊卖凉糕、凉面,以筹集一点学费。

此事传开后,社会各界纷纷伸来支援之手,何学思的高中同学也在昨日帮着他卖凉糕、凉面,并发起募捐活动。爱心会聚,昨天一天“卖”凉糕、凉面的收入最少有2万多元,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的捐款也已超过6万元,何学思的大学学费总算有了着落。

他为何摆摊?

父母患重症 靠300元低保过日子

考上大学 7000元学费无着落

在今年高考中,17岁的何学思以615分考入西南财大数学与经济学专业。然而,7月26日收到录取通知书后,何学思和家人却为每年近7000元的学费忧愁。

家住内江城区的何学思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在2011年以前,父亲在建筑公司打工,母亲在内江某丝厂上班,10多年前也在城区购买了一套房子,一家4口的日子还算过得去。然而,病魔却降临在这个家庭。

2011年,父亲何基文因患尿毒症换肾后,基本丧失劳动能力,高达40万元左右的医治费用不但耗光了家中积蓄,还让这个家庭背负了20多万元的债务。去年夏天,母亲杨齐慧在医院做子宫肌瘤手术时又留下了后遗症,肾衰竭的她只能靠每周三次的透析保持生命。何基文说,目前,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便是每月300多元的低保收入,平时还有一些亲戚资助。

录取通知书中要求,8月23日前必须将学费汇入指定账号。为此,家里四周找人借钱。最后,在8月21日,家里向亲戚借了6000元钱,将学费汇给了学校。在借钱的同时,何学思决然决定,上街摆摊卖凉糕、凉面,以筹集一点学费。“能挣一点是一点吧,减轻家里的负担。”这是何学思最初的想法。

为什么他能一天“卖”2万元?

央视报导 @央视财经呼吁

班主任号令 高中同学帮忙

23日晚,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了《筹学费的日子》,报导了何学思的事情。“买他份凉糕吧!父母身患重症,大学新生街边摆摊养家赚学费。”当晚,央视财经频道新浪官方微博“央视财经”向社会发出呼吁。

央视的报导,迅速引发社会爱心人士的关注。何学思说,央视公布他的后,他接到了全国各地的,都是打来关心他及其家庭乃至表示资助的。“到目前,最少有几十上百个好心人表示愿意帮助我,有的直接要了我的卡号,最多的表示每一年资助我1万元学费和生活费。”

昨天上午9时许,何学思又推着推车,到母校内江6中附近的1十字路口继续摆摊。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三四十个高中同学。何学思的高中同学王熙民说,23日晚央视报导何学思上街摆摊筹学费的后,他们的班主任在群中将这个告诉了大家。随后,同学们便策划着帮何学思筹集学费。“我们就发动自己身旁的人来买他的凉糕凉面,也在摊位现场发起募捐活动。”

昨天早上,何学思及其同学、家人准备的凉糕和凉面等是平时的三四倍。但摆摊不久后,凉糕、凉面就卖完了,不能不一次又一次地增加供应。17时30分许,一天卖凉面凉糕及募捐的资金达2万多元。“平时这些,只能卖几百块钱,感谢好心人,我以后会将这份爱心延续下去。”何学思说。

背后故事

半月仅赚200多元 曾想过放弃

有了卖凉糕的决定以后,何学思便花费985元买了一台打米浆的小机器、一个二手小推车及一些简易碗筷和制作凉糕、凉面的必备材料。8月1日开始,他便每天在家附近的内江市妇幼保健院门口摆摊,卖凉糕、凉皮、凉面、凉虾,每碗价格三四元。

每每天还未亮,何学思便起床制作,他的姨妈、表姐也前来帮忙。早上8时许,他便推着推车上街摆摊了,上午摆摊的时间延续到中午12点半左右,下午则从3四点延续到晚上七八点。“我想,这段时间的人要多一些,也好卖一些。”

但是,由因而初次做生意,何学思不好意思吆喝,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摊位前,等着生意上门。“有时候,1下午只能卖两碗出去。”何学思说,他从8月1日至16日一直上街摆摊,尔后几天因为有其他事情处理耽误了。16天中,他最多一天能卖100多元,少则只有5六十元。“平均算下来,一天8九十元,但除去本钱,只赚了200多块钱。”

何学思坦言,看着辛辛苦苦的劳动只能换来微薄的收入,他曾想过放弃。但想着家里的困难,他还是坚持了下来。而在父亲看来,儿子上街摆摊,也算学了1门手艺,以后放假也多了一条挣生活费、挣学费的门路。

现场特写

妈妈带儿子捐款:向哥哥学习

“捐得不多,望儿子有所感染”

昨日,成都商报在现场注意到,前来购买的人,大多数都知道何学思的故事,他们买一碗凉糕或凉面,却付了10元、二十元、五十元、1百元甚至几百元,然后叫收钱的同学不用找了,有的则是直接将捐款投入募捐箱。打听得知,他们有从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的,也有在上了解到的,还有听朋友说的,前来“高价”买凉糕、凉面,只是为了献一份爱心,延续何学思的希望。

“我带着儿子来,也让他看看何学思哥哥是怎样努力上大学的,让他学学。”唐女士带着念初中的儿子前来,捐了400元。她说,她在上看到何学思的报导及相干帖子后,便专程带着儿子来看看。“捐的钱不多,只是一份情意。希望儿子能有所感染。”

(原标题:为挣学费 几十位同学帮他卖凉糕)

腰膝酸痛治疗方法
儿童咳嗽专用药疗效好吗
小儿咳嗽伴流黄涕怎么治
治疗荨麻疹的好方法
心绞痛发作时疼痛持续时间
分享到: